其他日常信息_提供新闻资讯
    主页 > R屯生活 >爱上秘书、沉迷豪赌、欠债500万‧修车厂老板抛妻弃子‧带情妇 >

爱上秘书、沉迷豪赌、欠债500万‧修车厂老板抛妻弃子‧带情妇

作者: 2020-07-23收藏:391

爱上秘书、沉迷豪赌、欠债500万‧修车厂老板抛妻弃子‧带情妇(柔佛‧新山14日讯)新年伊始,赌风继续吹,再有家庭因一家之主沉迷赌博而赔上幸福。一名29岁少妇申诉,她原本顾家的丈夫自从与工厂女书记发生婚外情后就变了样,不仅抛下糟糠之妻和3名儿女,甚至在她不知情下在赌场及网上豪赌欠下约500万令吉阿窿债。丈夫欠债后突然与情妇一起失蹤,她与孩子为了躲避追债的阿窿,只好连夜搬家,孩子更因没钱开学及害怕遭阿窿掳绑而暂时缺课,日子苦不堪言。李女士原本生活优渥,与3名年龄分别为4、6及8岁的孩子,以及34岁的吕姓丈夫(修车厂老闆)同住在开屏山庄一间一层半的角头屋,出入也有大房车,但这样的日子,突然于今年1月瞬间成空。她说:“我在霹雳州的家婆今年1月4日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等下可能有阿窿会找上门,叫我跟孩子赶快收拾细软搬家,我接了电话就吓得赶快报警。”如家婆所言,当天一早,她位于开屏山庄的家就来了两组阿窿,但阿窿找不到她丈夫,就逕自离开,只是其中一组阿窿傍晚又找上门来。搬家躲阿窿追债为免发生不愉快的事,她与陪伴自己的父母、妹妹及孩子,当天马上举家搬迁,没想到过后还有一组7人,相信为阿窿的印裔男子再到她的住处门口徘徊。她说,丈夫外遇后,自去年3月开始就甚少回家,两个月前更无法联繫,因此,她事前完全不知道丈夫在外头欠下那幺多债务。“我也是过后陆续从丈夫朋友和生意伙伴的口中听到,他欠下的债务可能高达500万令吉。”最令她感到无奈的是,丈夫在她与孩子生活日益捉襟见肘的时候,竟然曾在赌场的贵宾室一连豪赌3个月,而且,丈夫也涉及网上赌博,赌债因此越筑越高。李女士怀疑,她的丈夫一早已经计划好逃走,直到最后一刻才通过她的家婆致电叫她和孩子离开避阿窿。“我们好像在家等死那样,万一有一天我们被人砍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死的!”她说:“他之前虽然很少回家,但也会固定给我家用,包括我和孩子的生活费、学习开销等,有2500到3000令吉左右,只是后来就越给越少。”她说,接近孩子开学期时,她曾通过简讯要求丈夫给一笔钱,不料丈夫对这个要求完全没有回应。她就读幼儿园的两个孩子因为没钱开学的缘故,只好暂时停学。此外,升上小学三年级的长子,也因学费及安全考量,目前无法到校上课。作这样的决定她也觉得很无奈,不过她会儘量待生活比较稳定后,让孩子再返校上课。阿窿图掳欠债人孩子迫债李女士说,她辗转听到一些小道消息,指有阿窿意图掳绑她或孩子强迫丈夫现身,她因此不敢冒然让孩子上学。“我孩子本来是坐校车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原本改为自己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但又听说阿窿已经紧盯我们家使用的车子,再加上我自己没有能力供车,只好卖掉车子,孩子则暂时留在家里。”据她了解,丈夫应该欠下多组阿窿,因为她本来为了避开阿窿跟监,外出吃饭或打包时还刻意跑到另外一个花园区,不料却被知情者告知,新山很多个区的阿窿都在找她的丈夫。她称,丈夫失去联繫也不给家用后,她与丈夫联名的房子已欠下至少4期供期,以她名义注册的丰田休旅车也欠下4期共8000令吉的债,另一辆Myvi轿车也已转卖。在生活所逼下,原本是家庭主妇的她,只好出来学一门手艺,为自己和孩子铺后路。她希望自己能够出来赚钱时,让孩子重回学校,以免因孩子父亲的关係拖累了他们。外遇后不顾家不爱孩子李女士指出,虽然不能肯定原本不赌博的丈夫突然涉赌是否被这名27岁女子所影响,但丈夫发生外遇后不再顾家,不与孩子亲近却是事实。“他在外面到处跟别人说和我已经没有感情,还说要跟我离婚,但我们从来没有好好坐下来谈的机会。”她续说:“我丈夫从八九个月前就很少回家,即使有也是一个月回来几次,而且只是处理东西后就走。”搭上女书记毁家庭前途和丈夫来自霹雳州同一个家乡的李女士指出,她与丈夫来到新山打拼时,丈夫还是一个每个月仅赚千多令吉的打工仔。两人在结婚前为了省钱,还经常以路边摊卖的汉堡包解决一餐,直到丈夫与人合股开修车厂日子才渐渐好转,讵料好景不长,与她曾经同甘共苦的丈夫3年前却与工厂女书记有一腿,毁了美好家庭和前程。“那时从别人口中听到时,我还亲自找上那名女子的家,当时她的家人也反对。我以为事情就这样了结,没想到丈夫过后和她转为地下情。”丈夫不听劝告与丈夫结婚10年的她曾经对丈夫说,相信那名女子愿意跟着他是看在他的钱份上。“如果叫她像我这样跟他捱苦,对方做得到的话,我就相信她是真的爱我丈夫。”不过,她的丈夫并未听取她的劝告,以致变成现在工厂欠债关闭、家也保不住、孩子和太太跟着受罪的不堪情景。妻花钱须报账却送情妇公寓李女士难过地说,丈夫与女书记在一起后,瞒着她送公寓、送劳力士名錶给女书记,对她却斤斤计较所有花费。“我每花一分钱都要向他报账,他说没有单据就不给钱,连孩子的学杂费也这样计较。即使跟他要钱,也是拖了一两个星期才通过他的朋友交给我。”她续说:“我曾经打电话问他,知不知道当他和他的‘老婆’上酒楼吃大餐时,我和孩子是怎样过?但是他一点都没有感觉。”“我丈夫的朋友还揶揄说我丈夫已经得了‘末期癌症’,即使‘化疗’也没有救了。”3孩听妈妈话暂停学李女士的3个孩子年纪虽小却相当懂事,他们知道爸爸不回来也不会吵着妈妈,而且妈妈说“有坏人要捉你们,暂时不能去学校读书”时,孩子也很听话答应,平常乖乖留在家里,连屋外也不敢随意走动。李女士说,长子的成绩其实相当不错,去年还得了全班第二名,因此她有点担心孩子暂时无法到校上课会赶不上进度。“我有向长子的学校反映家庭的情况,校长明白我们的处境,允许孩子暂时停学。”她指出,两名年幼孩子以前就读的幼儿园收费比较贵,她因此打听别的学校,最近刚找到可以以贫穷理由申请半价学费的幼儿园,但还未获得批准。针对李女士遇到的问题,协助她召开记者会的马华巴西古当区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郑金财及副主任陈文彬说,他们会跟校方联繫,看如何来帮助这个家庭。孩子想念女佣多于父亲李女士说,丈夫从一个顾家男人变成负心汉,已令她心碎不已,但丈夫与女书记发生婚外情后,连3名孩子一天也没看上几眼,这才是让她更难过更心痛的。“我孩子知道他们的爸爸几乎每天不在家,他们在外面被同学问起爸爸,也会说‘爸爸不要回来’、“爸爸不要我们”,听了我也很心痛。”丈夫原本是好好先生她形容,她的丈夫本来是一个很爱家的人,以前下班后,晚上7时许就会回家,之后不再出门,早上也如常9时左右去上班。“可是,他和这名女书记在一起后就完全改变了,放工后也不回家,直到两三时才回来,隔天早上7时许又匆匆出门载女书记,孩子根本没机会看到他。”她觉得心疼的是,孩子想要和父亲玩闹时,丈夫竟呼喝孩子到一边去,态度完全不同。“我孩子甚至想念3年前帮我带孩子的‘kakak’多于他们的父亲。他们会叫我让‘kakak’回来,也不会吵着要爸爸。”多数学生来自问题家庭马华巴西古当区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郑金财说,类似李女士与孩子面对的问题,其实不是特别案例,据他了解,现今的学校,每一个班级都有因类似的社会问题导致家庭不圆满的学生。也是一所学校董事的郑金财指出,该校今年每一个班级至少有10名学生来自“问题”家庭。与两年前每个班级有三四名这类学生的情况比较,明显以倍数的速度增长。“一些学生是由公公或婆婆带来的,有者在父母一栏上一个字也没有填。这些问题家庭不一定是涉及赌博造成的,但是像李女士孩子面对父亲欠债问题的也有不少。”他强调,他们会儘量给予这些学生帮忙及辅导,至于面对这种状况的“单亲”妈妈,他希望她们能坚强生活,好好教育孩子。“作为别人父亲及丈夫的吕先生,我希望他能负起责任解决问题,以免问题持续恶化,导致小孩心灵上受影响。”另外,他希望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能关注这类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2011.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