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日常信息_提供新闻资讯
    主页 > 综合生活网 >《追寻失落的汉医》:历代医家困惑的源头──《伤寒论》战乱散佚 >

《追寻失落的汉医》:历代医家困惑的源头──《伤寒论》战乱散佚

作者: 2020-06-11收藏:940

历代医家困惑的源头──《伤寒论》战乱散佚

在张步桃老师的启发下,我才明白伤寒经方不是只能用在北方寒冷的地方,在台湾夏天也可以使用。也多亏张步桃老师我才把如同无字天书般的脉诊仪,看出与经方的关係。

张步桃老师在他开的药方里面,第一个一定是经方,第二个就是时方(宋、元朝以后出现的方),然后再加三到五味药,通常是三味药。细看药方比重,单位药的比重都比前面经方、时方来得要高,在张老师的门诊里患者的疗效不是来自经方的作用,反而是单位药。补时方的做法也并非张老师所独创,北京中医药大学刘渡舟教授开方也是如此。刘教授开的方也是先开一个经方,再开时方,然后再开单位药。

从张国养老师那边我学习到,原来经方可以使用得那幺简练。后来才知道上海包氏医宗包识生与包天白医师,他们使用经方已经不敢随意加减,一定尊经,绝对不会在经方的组合之外,随便添加药物破坏结构。他们将《伤寒杂病论》视作是一完整、有系统的指引,他们体会到张仲景在做如同《易经》一样的事,将万事万物归纳成三八四种条件。岐伯黄帝以来以如此之法认识世界,以简驭繁,如同统计学,把座标缩减下来,因而可以处理複杂的状况。

那幺为什幺张步桃老师和刘渡舟教授两位经方家会如此开方?和张国养老师只开单一经方不同?我隐约知道缘由,处方源头的不确定是最大的原因,千年来汉医发展传承的历史从此展开。

三国战乱原书散佚,已失传承

张仲景成书后,三国时期动乱频繁,原书散佚,于是历代朝廷或医家掇英拾翠,力求恢复原貌。西晋太医王叔和蒐集整理,编纂而成《伤寒论》,接下来政权世家大族避乱南迁,许多医家亦迁至江南。后来唐代名医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成书于652年)时,感慨「江南诸师秘仲景要方而不传」,努力蒐集仲景诸方,等到晚年成书《千金翼方》。

我们从孙思邈在《千金翼方》中更改了张仲景书的体例,便知道他不懂经方。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体例是「每一方剂条文标示一组药理矩阵,并对应一组可以以脉理呈现的病理矩阵」。《千金翼方》的体例则是以疗效来区方,譬如说治疗痔疮的方,他罗列十几条痔疮方,他认为这些对痔疮有帮助,他便都收录。孙思邈忽略了张仲景「方」的意思,「方」对张仲景来说有方位之意,因而有青龙(东)、白虎(西)、真武(北)、泻心(南),他已经标示出东西南北的观念,用空间座标来定位时间。

唐末战乱,伤寒杂病论再度面目全非

唐朝之后社会再度经历一次大动荡,从五代十国到了宋朝。北宋仁宗时发现《金匮玉函要略方》三卷蠹简,上卷为伤寒,中卷论杂病,下卷载其方,英宗年间校正医书局编纂《伤寒论》通行本,又称「宋本」或「治平本」。将《金匮玉函要略方》中卷杂病独立出来,编成《金匮要略》一书。

到了南宋,经由政府编纂的《和剂局方》、《太平圣惠方》与《圣剂总录》,除了延续上述疾病大全与对应方剂的僵硬结构外;许多方剂为了民间使用方便,更将经方中关键的主药更动替代。譬如,将理中汤的君药乾姜换成茯苓而成四君子汤;将芎归胶艾汤之内的阿胶、艾叶去除而成四物汤;肾气丸去除桂枝、附子成了六味地黄丸。这样的改动虽然缓和了方剂的作用,避免诊断不精确之下造成严重而立即的不良反应,却也失去了经方迎刃而解的精确疗效。

历代医家补其不足

即使由朝廷动员编纂,《伤寒论》仍然有不齐之处,于是后世医家纷纷穷自身之力,补其中不足。少了〈太阴病霍乱病篇〉,就出现金元医家李东垣的《脾胃论》。少了〈温病篇〉,就出现明代吴又可的《温疫论》,清代叶天士的《温热论》,吴鞠通的《温病条辨》。《桂林古本》提到温病的发展完全与《内经》符合的,以很少的条文,完成了整本《温病条辨》要达到的目标,这部分的临床实证我们已能证实。

至清代乾隆时,由太医院右判吴谦主持编撰《医宗金鉴》,以宋本为主,参考了二十余家的注疏,将宋本条文矛盾不一致处一一删除,并加以修正后颁行全国,这是目前最通行的标準版本,又称医宗金鉴版。

在这样对汉医疗如此严峻的百年间,幸而仍有黄竹斋中医师在1934年抄写《伤寒杂病论桂林古本》(白云阁藏本)让医圣绝学继续传承。也才能于承平之时,由科学家研究出隐藏汉医其中的「科学」密码。

书籍介绍

《追寻失落的汉医》,布克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郭育诚

郭育诚医师是王唯工教授唯一一位学习西医的学生⋯⋯郭医师将理论实际应用在诊病及治病上,这一方面更是远远超过他的指导教授。郭医师将他二十多年来以脉诊仪诊病的经验撰写成书,对不同的案例均有中医学理的说明,详细解释为何要如此治疗,相当于把自己的压箱本领倾囊相授,无私的态度令人激赏。

我相信郭医师已经运用科学的脉诊仪开创出中医诊病治病的新模式。我衷心希望这种新模式能发扬光大,提升中医在医疗保健的地位。──李嗣涔(美国史丹福大学电机工程博士、前台湾大学校长)

从数理到临床医学,从治病到养生,从伤寒杂病论到周易──不管是冬天肆虐的流行性感冒,夏日好发于儿童的肠病毒,头痛、牙痛、器官性疼痛、胃炎,糖尿病、高血压、睡眠障碍、带状疱疹等常见病症,汉医学有解!

不只有解,每一次开方,疗效到哪里,透过科学工具脉诊仪皆有客观指标可以评估疗效!当代汉医家诊断不是猜病开方,而是从药理到病理都是临床实证。许多现代西方医疗无法处理的疑难病症,如棘手的癌症治疗,汉医以其整体性疗癒观点提出有效对策。

《追寻失落的汉医》:历代医家困惑的源头──《伤寒论》战乱散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