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日常信息_提供新闻资讯

细看Libra,千疮百孔

作者: 2020-07-29收藏:215

细看Libra,千疮百孔
前言:迷途的祖克伯

Mark Zuckerberg 祖克伯,靠着 Facebook 在 30 岁不到,就成为当时最年轻的资产破美金十亿的富豪。他现在,似乎想藉着即将在 2020 年的脸书币之发行、加上绑定在 Whatsapp 与FB Messenger 里的钱包,成为和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一样,能够握有撼动美国以至于全球的政经局势之影响力。

其雄心会成还是会败?

祖克伯是陆逊,不是诸葛。

陆逊,是东吴四大都督之一,战功彪炳,位极人臣,还娶到孙权长兄的女儿。刘备无知失策,凭空想出连营七百里之计,打算与其相抗,结果悲剧一如孔明所料发生,陆逊率吴军火攻,蜀国惨败。陆逊大获全胜领军追击,到了鱼腹浦这个小地方,突见杀气沖天;派哨探查,回报前方并无一人。

陆逊登高一看,放眼过去不过是有门有户的石阵,大笑,长驱直入。不料,霎那间飞沙走石,遮天盖地,还有浪潮与剑鼓之声。陆逊惊惧欲出,偏偏深陷迷阵,找不到活路可走。孔明的丈人黄承彦在山上见状,出于不忍人之心,下来领其出阵;陆逊捡回一命,率全军班师回吴。

这就是三国演义第 84 回「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的主题,也是杜甫诗中所描写的诸葛不世出之才。八阵图反覆八门,按遁甲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每日每时变化多端,可比十万精兵。若非那位多事的岳父,陆逊已然困死其中。

在 Facebook 打算发行 Libra 币而设在瑞士的 Association 里,祖克伯宣称已经有 27 位至少会各给一千万美金的投资人,而他们全是大腕;但是在 2019 年 6 月 25 日纽约时报的重磅报导 里,提到:

 

Fortune 的 这一篇 里,也是这幺形容 Visa 与 Mastercard 的心态:

“。

细看Libra,千疮百孔

一个八阵图即已如此,看看 Whatsapp 与 FB Messenger 所雄霸的版图,Libra 总共会踩进多少个八阵图?

祖克伯,现在连一位黄承彦都还没遇到。

有人以为,脸书既然已将 Libra Association 依瑞士法令注册登记,所以在全球就是合法的了,毕竟 FB 的那几支 app 渗透到破二十亿用户的电脑与手机里,也没先向各国报备。那些人挂在网路上太久,思考的维度都是0与1的世界,他们想必是把发美食文、晒炫富照、求人点讚、彼此间文字或语音传讯的行为,和主权国家对于干扰其货币与金融监理之行为的严重程度已能构成发动战争之理由,混为一谈。

打个简单的比方。在 Las Vegas 的赌场里可以合法聚赌。但能否用视讯直播,在台北市找家五星级饭店开个总统套房,让台湾这里的赌客,即时越洋对赌?

每个主权国家的法律,均适用于其境内之所有人的行为,甚至偶而还有域外效力。儘管 Libra Association 登记在瑞士,如果在台湾有公司收受新台币,代理销售 Libr a币、或有人从台湾把他 Calibra 钱包里的 Libra 币发送到英国,其行为地均在台湾,适法性自然应依中华民国法律判断。在瑞士之合规性,完全不在台湾行政主管机关或法院的考虑範围。

本文冀能就此起警示作用,也提请那些热衷于推翻华尔街的倡议者,对祖克伯的宏愿稍加冷静。毕竟,各国货币与金融之法遵,是主权国家为其禁脔所设的八阵图;全球从国家级的央行到商业银行确实都应该改革,但是作为一间民营企业,想用 Fintech 挑战各国的大魔王,所设计的阶段性目标以及执行之方式,都必须作更缜密的思考,否则绝无成功可能。

挟海量用户,吞金融禁脔各国政府用放大镜看 Libra

全球人口 70 多亿,三分之一被脸书绑住。祖克伯

但是,这样的拥护声浪,有没有盲点?又能否扶得起 Libra,作为各国法币之共主?

Calibra & Libra: 拥护者的盲点就在法币入出金

或许有人觉得,脸书发 Libra 币,不就像各国央行发行法币一样吗?的确,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是,姑不论法币本质上具备法偿效力,而 Libra 还得拜託商家去接受,更重要的一点是,是各国的双率绝大部分都要看央行的脸色。央行一旦调整存款準备率及重贴现率,都会对于银行的市场策略以及社会上的货币供给产生明显可见的影响。Libra呢?

亲身接触过数位货币的「法币」交易所实务的人都知道,各国的银行连是否开放存汇服务给它、或是否同意帮其既有的客户汇款至 Libra 在各国的代收付帐户,都还在未定之天。我们可以想像,Libra 绝不可能要全球买币的人都汇款到瑞士,一定会在各国当地设置服务商,处理 Libra 客户法币入出金的问题。只要各国央行或金管会打通电话给各家银行的总行说个「不」字,Libra 在那个国家就废了。

再说得简单点。登记在瑞士的 Libra Association,能不能跑去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银行开户,以及其帐户能使用哪些服务,甚至今天户头能开明天能不能继续用,都必须看银行脸色;而各银行,则得看该国中央银行与金管会脸色。这种层级关係,应该不难理解。超级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