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日常信息_提供新闻资讯

“我清楚谁是我父亲”‧再里尔无惧政坛流言

作者: 2020-06-10收藏:867

“我清楚谁是我父亲”‧再里尔无惧政坛流言(槟城19日讯)国会未解散之前,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再里尔就被传言缠身,有人指他并非父亲,即已故巫统强人佐哈里的亲生儿子。在火箭中委改选后,他再次因为改选成绩摆乌龙,而从原本被挤出20名榜外,再度登入榜内,此事虽让他得以当选中委,但也使得他再次成为话柄,被标籤为“国王的人马”(Man of the king)。火箭需更多马来代表不过,洪炉火中出真钢、英雄来自斗争场,再里尔无惧政坛“黑幕”,他接受《》访问时,大方出示身份证给记者一探究竟,并证实其身份证姓名栏所写的全名为“Zairil Khir Johari”(再里尔基尔佐哈里),并非如坊间流传般,名字尾随“bin Adullah”字眼。再里尔正色说:“我是基尔佐哈里的血脉。由始至终,我知道自己是谁(I known who i am),清楚谁是我父亲,就够了!”2009年29岁的再里尔,顶着父亲为服务过三代首相的巫统前教育部长佐哈里的光环,宣布加入国阵“死敌”的民主行动党。他会在这届大选获火箭委託披甲上阵,是无需争议的。因为,火箭需要更多马来代表,展现其多元种族政党的党性。同时,他的年轻、高学历和优良家世背景,更是锦上添花,绝对是行动党迈向“精英治政”所要网罗的人才。一颗政治新星,若不为我用,最好就是打下他,这让他注定要被巫统敌视。许多自称佐哈里老友的老巫统开始说“悄悄话”,指他非佐哈里亲生,是其母亲潘斯里克莉丝汀林与前夫所出。访问时,记者单刀直入,他毫无惧色说要证明其身份不过举手之劳,自己有足够资料证明谁是生父。“问题是,去证明我是谁的这行为是愚蠢的!大马政治是这样搞的吗?真是疯了。”坊间蜚短流长,戏谑他是火箭执到的“空宝”,因为他是如假包换的“假马来人”。这可从其身份证姓名栏上名字尾随“bin Adullah”而非一般认知中是父亲名讳显端倪。他在记者发问后,第一反应是:“你要我出示身份证吗、你想看吗?”他大方取出让记者看个究竟。不过,他拒绝手持身份证让摄影拍照,因为这行为是对本身、家人尤其母亲的一种羞辱,他不要母亲受到伤害。拒绝随抹黑手段起舞“你可抄下我的身份证号码,登入选举委员会网页核对我全名。”他指出,事件爆发后最为火大的不是自己,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和亲人。那时,排山倒海的电话打来要他反击、起码做些捍卫行动,但自己都一一拒绝。因为不想陷入政治抹黑泥淖。他回忆,父亲贵为三朝重臣,一生从政路上也面对政治髒招。1969年父亲因为一张身穿唐装的应节照片,被当时的伊斯兰党攻击得体无完肤,指责说“佐哈里要做华人了”(Masuk Cina)。“40年过去了,大马政治没丝毫进步,抹黑手段和当年如出一彻,没变!来来去去,就玩你是不是马来人、还是华人?我觉得很悲哀。”他说,由始至终,只要自己、家人和亲友知道真相就够了。大马政治竟玩政敌私生活、人身攻击,本身拒绝起舞,发文告算已正示听。赢中委职是“痛苦的胜利”鎗打出头鸟,政治永远要打击最亮那颗星。2012年12月行动党在槟城举行立党以来最“壮观”代表大会。1200名中央代表票选中委,逾60人竞逐20个中委职是战况激烈。千算万算却搞出乌龙一场,再里尔形容那是“痛苦的胜利”(Painful way to win)。“当晚公布时,我只得305票。实话,当下心里有揪一下。但不是因为输了,是这样的票数也太低了吧。”被标籤“国王的人马”行动党去年代表大会,20个中委职全面开打,实行改选。当晚成绩公布时,再里尔原本20不入,最后在需要马来代表情况下被受委为中委。可是,事件却在两週后戏剧性翻盘,秘书长林冠英形容技术上错误,两组竞选人票数重叠。再里尔实际得票为803票,刚好“跨入”20大门槛,粉碎火箭没有马来代表的争议,却让再里尔的当选受到争议。他形容乌龙的中委改选成绩至今都是一个“疯狂的错误”,初时连自己都难置信,遑论大众。“老闆(林冠英)当晚知道。我是在两週后的中委会上才知悉,是乍喜还忧。喜是高兴代表们投我,忧是,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这事件让外界认定他是“国王的人马”,党龄浅浅就获林冠英庇护。但他抗拒被标籤,直说自己要靠能力被赏识,每次去到新职位就会儘量发挥,做到最好,不要受庇佑。“年轻是主观印象想法。我选择加入火箭,就因火箭自古以来就有任用年轻人的传统,在这里是能者居之,你永远感受到新鲜和朝气。”他举例,火箭在2008年广派新人上阵,血战拼出佳绩。现在的主要领袖潘俭伟、黄泉安也在当年一入党后不久就受委中委,也没受议论。另外,太年轻说法也不成立,刘镇东党龄虽久,但2008年受委时也不过31岁。“我今年31岁,大家只能诠释我是这次班底中最年轻的一个,但年轻就不该中选是不成立的。对我不公平。”政治新秀拒人身攻击政治再里尔强调,新一代政治人物都信奉如高教部长赛夫汀提倡的“新政治模式”。意即不作人身攻击、说三道四散播流言,讲究“政策政治”。他引述已故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话说,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我全心相信这是一种未来趋势,而且全情投入去做。我们是论政,不是议论八卦是非。如何带领国家前进、甚幺是良政,给人民希望才是正道。追根究底,我是甚幺种族重要吗?选民真会在意吗?”成华巫通吃秘密武器再里尔上阵升旗山区国会选区的华裔选民高达75%,正因他貌似华人、声若华人,但不是华人,所以,火箭战略中他是华社与马来社会两边通吃的“秘密武器”。再里尔少年时期在槟渡过,能操流利国与英语外,身边华人朋友和街坊多,能在“巴剎”打包食物时用上几句福建话。密集学习中文他笑言,无法用福建话与选民沟通,但绝对能用流利福建话“骂人”。他办公室白板上写满汉语拼音符号,原来他在密集课程学习中文,自我增值。他上阵升旗山区,刘镇东高调带他游走选区,频密与选民接触。政敌流言再起指他“官二代”不谙中文,难与草根尤其打鎗埔贫民区选民深入沟通,难被选民接受。“我不懂自己是否秘密武器,于我而言槟城选民只在乎你是否关注大众利益、你是否能满足选民需求,不看肤色来投票,大家都很成熟。”他强调,党放任何种族人士上阵,都不是一个议题。众所週知打鎗埔是大票仓,贫民区更是大挑战。但选民其实起码都懂“巴剎马来文”,本身也非单打独斗、是打团队战,队中必有人可帮忙“我在学中文了,选民要向给我投诉、提出问题,完全不需担心沟通问题。”他打趣说,火箭印裔议员甚至多过国大党。全国主席卡巴星、佳日星和拉玛沙米等,选区工作也照样处理,包括华裔选民的投诉,难道卡巴星会说华语?“这放在多元种族政党是一样的,所以种族政治在我眼中是过时的了。”政治路设限走20年献身政治,再里尔说自己只能走在政治路上20年。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他眼中“不是人”,是超乎常人的“政治超人”。只能尽我所能“我父亲那一代的政治人风骨,现在很难再见。像林吉祥,哪像个人?全心投入政治几十年,走到今天依旧天天几篇文告,全马演讲,完全是超人嘛”只是这样的超人是没有自己的人生的,再里尔不想这样。他说,这样耗费大量心力需要奉献精神,自己不懂可以在这条路上走多久,15或20年,但一定不会超过这数字。“我不认为自己能像他们,我只能尽我所能、克尽己任。给人民最好的服务。”父教诲以马来西亚人为先“这是父亲的座右铭,意思是他以马来西亚人为先投身政治,择火箭而弃巫统,再里尔说因当今巫统与佐哈里时代是今非昔比。追忆父亲,佐哈里一句话叫他深不敢忘,就是“身作马来人我无法控制,但身作马来西亚人是我的选择”。“这是父亲的座右铭,意思是他以马来西亚人为先、马来人为后。在他眼中,各族人种都生而平等。”他说,当他回家告诉母亲投身火箭时,她先是吃惊,再淡然说:“做你想做的。”所以,家人理解他选择火箭,要知道,今天的巫统与以前党员都来自草根的巫统是今非昔比。“现在的巫统党员不是承包商就是发展商,是头家政党。他们只是要找生意空头,我父亲那代谁会做生意,都是公务员或打工一族。”那时的巫统也要发动民间筹款来竞选,就像今天的火箭。他形容,这是一种奉献,党员自己卖东西来筹措经费。火箭于他只是华人为主要党员的多元种族政党,但不是华基政党。“认清这点,家人就能接受。在我看来,种族的藩篱就快被打破了,马华、巫统的种族政党已无法维持,可能未来20年就会完全没落。”他想起父亲,告诉记者佐哈里生前常告诉他,世间最有意义的事莫过于以诚挚的心服务人民。“这对我很重要,我一心以他为榜样,想继承他的遗志和斗争,为大马人平等而斗争,这是大家最基本的权益。”他说,巫统里的极端种族主义份子其实不喜欢其父,觉得他的“马来魂”不够强烈。他是超出种族主义而已,无关种族。父亲从来不在他成长过程中,过份强调马来人、华人和其他差别。【专页:大选线上】/报导:司徒瑞琼/摄影:陈俊理‧2013.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