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日常信息_提供新闻资讯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作者: 2020-06-29收藏:530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位处中亚哈萨克和乌兹别克交界处的鹹海(The Aral Sea),她有着超过百万年历史,曾经是中亚最大的鹹水湖,也曾是世界第四大湖泊(68,000平方公里的面积接近于两个台湾)。但到了2014年,南鹹海东岸六百年来破天荒首次乾涸,从美国太空总署(NASA)公布鹹海2000年至2014年的卫星云图来看,也显示出湖水消逝的速度超乎人类想像,鹹海很有可能在2020年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鹹海是一个内流鹹水湖,约莫从上新世末期(700万~250万年前)就已经存在于地球上,水源主要来自阿姆河和锡尔河。由于庞大的水资源及丰富的渔获带来农业和渔业发展,数万年来便一直供养着当地居民,其支流形成的三角洲更曾多达数十个小湖泊。

  从1918年开始,由于苏联位处寒冷的高纬度地区,为了开发新的出口产品,苏联政府计划在哈萨克、乌兹别克和土库曼进行一项巨大的引水工程,目的是将湖水引至乾旱的区域来发展棉花产业。到了1960年代,新建的两条运河完工,有上百万的移民来到了鹹海流域进行生产工作,新垦农区的产量可说是蓬勃发展,当时出口的棉花佔全世界的20%,其他农业产品也在苏联的粮食来源中占有一席之地。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但这样的荣景并没有维持多久,由于过度发展破坏了鹹海的调节,过去我们所知的鹹海如今已不再是「一个」鹹海。1987年鹹海变成两个部分:北鹹海和南鹹海;而到了2003年,南鹹海又被分成了东鹹海和西鹹海;2014年,南鹹海东岸已经完全乾涸。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这样的转变除了让本来欣欣向荣的农业和渔业经济瞬间崩溃,更由于鹹海的萎缩让河床暴露出来,河床布满了浓度越来越高的盐份。强烈的风暴将盐、沙尘沾染着产业所用的杀虫剂和其他有毒物质,一起吹向了周遭人口稠密的地区,严重危害当地人的公众健康。另一方面,原本庞大的水体有效地调节着当地沙漠大陆型气候,但随着面积规模渐渐缩减,鹹海的大陆型气候特点更为明显,使得夏季更短、更炎热和少量的降雨,冬季变得更长、更寒冷却没有降雪。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当地人终于意识到这将会是场生态浩劫,于是哈萨克政府在2003年宣布兴建一个人工大坝来拯救北鹹海,将南北两湖完全的分离,以保鹹海存活的最后一线生机。这项工程使得北鹹海有恢复的迹象,深度从不到30公尺逐渐上升到42公尺,许多渔夫也重回他们曾经中断的工作,这样的变化也使得该区的降雨量也慢慢的回复,但南鹹海就没有那幺幸运了。由于乌兹别克政府财政紧缺,使得南鹹海的水位还在持续下降当中,水中的含盐量也越来越浓,比起海水高出了三倍,更持续朝死海的等级前进,如果再不实施因应措施,不久的将来将会完全乾涸。

大自然将反噬我们:逐渐消失的鹹海

  由于人类错误的政策和过度开发,让有着悠久历史的鹹海含水量连年衰退,并且很有可能在二十年内消失在地球上,届时的鹹海将会有如沙漠般的死寂。鹹海这段悲情的历史让我们看到,数千年来人类与环境该怎幺和平共处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会就此学到教训,或是就这幺不断地错下去呢?